形象浮游的空间
福冈市博物馆学艺科长 中山 喜一郎
1.物体与记号之间・平面的立体
以[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十年来一直在持续使用的 制作浓缩咖啡的机器是,从上部,边上,断面,各个角度来描写的。原本这是一种机器,但通过几何学原理井井有条的描绘,与其说是一幅画不如说是离图更加接近。然后,它运用了透明感的颜料,润滑且量均一,根据消去笔触的肌理,完全感觉不到它的厚度给人是一种影子的印象。
鰕泽的眼睛好象是把咖啡制造器弄成胶卷上的影响、投映在支持体(把大理石的粉末层层涂抹的东西)的表面。在那里,机器返还到设计图一样,立方体被评价。
但是,如果不知道这个作品的提名是[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的话,估计谁也不能理解那里所描写的是浓缩咖啡的机器。还不如说是非常稀见的形象,或者是可能联想到被圆形机器人载着的人们。这幅画,用现代美术的文脉来说更接近于把物体记号化。但是,刚刚所描述的形象,在于机器性的当时游戏性的。并且,有着唤起虚幻形象的力量的地方,与物体的记号化大相径庭。或许它所描绘的是物体在变为记号之前,更接近于去掉了实际状态之后留下的残留的画面。
如果细节消失的话,描写的东西明显接近于「记号」。看着像顽固的表情的装饰模式。这也是在于鰕泽先生作品的特色。
产生印象差异的一个原因在于支持体,在向画面中看的时候 支持体若无意识地离远一些看画面先是以牢固的意识把画面认识为立方体,就会给人一种把图像关在了画面里面的印象。但是,要是这样再远离作品去看的话,这次原本牢固认识的支持体的印象也会改变。也就是说,图像本身是立体的这种发言是不对的。不动的立方体图像被认为是在物体与记号之间的位置那样,就是平面与立体之间的位置才有的。在谈到“平面”与“立体”是同类,当然这只是个比喻,实际上是根据平面可以组立。说为“平面式立体”也不远吧?这个作家是以形容为“有厚度的平面”。[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是描绘的图像在于“物体”与“记号”的之间,“平面”与“立体”之间是一个支持体的中立性双重性格的作品。
对了,作为那个中间的性格不用说,原本本来是人工的立体物东西,成为一次完全的平面,再次被立体组织产生新的印象这样的经过很有兴趣。想表达的意图放在这个过程考虑的话,
应该可以解释为把始终2次元一样处理的支持体表面上描绘的图像,再次被组装到立体后把返还到3次元的变换效果更加戏剧性的表现手段。在这里我感兴趣的是,不是在立体化后产生新的印象的内容,而是立体-平面-立体的3次元和2次元之间来回变换的过程方法。
至少[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是一项提示新印象的同时以行为变换为乐趣的作品。所以咖啡机器是在意大利鰕澤生活的象征,或是印象的源泉,同时也是次元变换的过程本身。而不是“为主题”因此,它可以是一个「[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

2,从平面的立体向印象浮游的空间
在初期[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是一个支持体一个作品。在那里,从平面开始组装成平面立体后的印象是主题。同时,为了获得新的形象,感觉表面上描绘的图像,像把食肢延长到外面的世界似的,让周围的空间开始变换或相反浸透到内部等等,需要让支持体本身形象化。正式那个被打成后,咖啡制造器作为新的物体重生,才是制作的最终计划了。
这些计划中,图像渗入到支持体内部,结果支持体本身成为形象化这一点,应该鰕澤也感到确实的反应吧。虽然,作为题材的绘画是成立了。但是,它自己充足完结的事,他应该是并不满足。这样,他把单体独立的作品按空间组合后,计算了进一步的展开。作为平面作家的鰕澤来说,装置制作中可能会产生无数次的错误思考。同时也是自我发现的新的领域。
这不仅仅是为了把微观表情的[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转移到宏观领域的工作。
而是把描绘的形象侵蚀到支持体内部的纤细的运动,转向外边空间的积极构成的尝试。另外,
装置的展开是,[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本身有着作为单体无法逃避半立体不稳定的性格。所以,我觉得这是必然的结果。如果让别人说他的[作为方法的咖啡制造器],应该是“很稀疏感到有点欠缺”或是“轻薄”(特别是从外侧纵览整个会场的时候)那是成为构成要素的支持体,像「被剥下的墙」一样模棱两可的缘故吧。然而,表面上附着的精细的印象来说,支持体漏出的不稳定感反到更好。我们进入会场仔细眺望支持体表面上描绘的图像,从哪里视线围绕了全体装置后,第一次发现这些复杂的空间是使形象浮游的场所。而且,在各个表面相似细微动摇的许多形象的运动重叠在一起会遭遇逐渐引起大的玩耍运动的。在那里「咖啡制造器」的印象是来回于「物体」与「记号」,在是支持体来回于平面与立体,形成着快乐的空間。
就这样鰕澤的装置是他所说的「有厚度的平面」在浮游,成为了机械性游戏性般的虚幻游乐场。这是现代生活的象征,徘徊在淡薄的大地内外的我们,也许它是把那样的我们联想成「有厚度的平面」的巨大的存在。